近25年来风评最差美联储主席!美国人对鲍威尔没信心 拜登情况更糟

发布日期:2024-05-26 19:43    点击次数:152

  随着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状况的乐观程度不如前几个月,同时对通货膨胀的担忧持续存在,他们对美国现任总统拜登提出有效建议或为经济做正确事情的信心,正创下盖洛普自2001年以来对所有总统同类调查的最低值之一。

  同时,拜登并非唯一面临公众强烈质疑的人物——由于通货膨胀顽固不化且高物价令美国消费者深为不满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始终难以甩掉他近25年来风评最差美联储主席的标签。

  上述发现来自于盖洛普在4月1日至22日针对经济状况和个人财务状况进行的民意调查。

  在调查期间,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了最新的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,显示美国物价仍然居高不下:美国3月CPI同比增长3.5%,创下了去年9月以来的新高。

  美国人对鲍威尔的信心接近历史低位

  根据盖洛普的最新民调,仅有39%的美国成年人表示,他们对美联储主席为经济做正确的事抱有“很大”或“相当程度”的信心,虽然这一比例要略高于一年前物价涨幅更高时的36%,但仍处于近25年来针对美联储主席的相关民调信心数据的底部区域。

image

  虽然鲍威尔在疫情之初的救市举措,曾一度令其获得了美国民众的支持。但此后好景不长,随着物价涨幅在2022年达到了1980年代初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,鲍威尔和他美联储的同僚被坊间普遍指责对通胀飙升的反应迟缓。

  在过去两年,美联储通过一系列激进的加息举措,推动通胀数据有所回落,但目前整体物价仍要明显高于联储2%的目标,且最近的数据表明物价下行进展可能已陷于停滞。

  从民调的具体构成看,政治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正成为鲍威尔满意度难以攀升的主要原因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此前暗示,鲍威尔可能会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帮助民主党赢得11月大选,因而只有30%的共和党人表示对鲍威尔有信心——比例仅为民主党人56%的一半左右。

  特朗普2017年提名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,但随后却对这位由他一手任命的美联储主席大为不满。特朗普打破了长期以来美国政府的传统,公开斥责这位美联储领导人,先是抨击其加息决定,后来又斥责他在疫情后降息不够快。特朗普近期已扬言,如果自己再次当选总统,不会在鲍威尔2026年任期届满时让其留任。

  事实上,政治因素和鲍威尔风评的下滑,可能也会给美联储接下来的利率决策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。

  一方面,近来利率市场的预期再度把美联储首度降息的窗口拨回到了9月,但这一日期距离11月的美国大选过于临近,美联储若真的降息,不免又会特朗普和共和党人提供攻击的口实。

  而另一方面,眼下美国会否经历二次通胀乃至滞胀还很难说,鲍威尔当初“错把通胀视作暂时性”的经历,不免会再度令人们质疑美联储当前对经济和通胀走向的判断。

  鲍威尔目前已一再表示,政治和选举在美联储的决策中不会发挥任何作用。

  拜登的情况要更糟?

  值得一提的事,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相比,美国人眼下对拜登处理经济问题能力的信心甚至要更低。自2001年小布什上任以来,盖洛普每年都会追踪民众对总统为经济做正确事情的能力的信心。

  根据最新的民调,只有38%的美国成年人表示,他们对拜登为经济做正确的事抱有“很大”或“相当程度”的信心。这一比例要明显低于拜登11月大选时面临的对手特朗普(46%)。

image

  从上述民调的历史看,拜登在2021年上任伊始的这项经济信心满意度曾超过50%,但这也是其任内唯一满意度过半数的一年。目前,美国民众对拜登处理经济问题能力的信心,仅略强于小布什离任前的最后一年——当时全球金融危机恰好爆发。

  颇有意思的事,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任内,美国公众对特朗普具有信心的占比也从未超越过五成。特朗普目前的这项满意度指标基本上与他上任最后一年持平——虽然要好于拜登,但充其量也就是“菜鸡互啄”……

  整体而言,盖洛普的上述民调显示出,美国民众对美国经济的评估是颇为悲观的,他们对美国领导人妥善管理经济的能力缺乏信心。尽管民主党人在经济方面信任拜登和鲍威尔,而共和党人信任特朗普——但相对而言,很少有独立人士信任任何当前参与管理经济的领导人。最终的结果是,与2021年不同,没有一位能够影响经济的关键人物,能赢得大多数美国人的信任。